2020年04月08日 星期三

战地笔记丨褪去白大褂,我们也就是个普通人

来源:东莞时间网 2020-02-26 09:13:17 记者:李春燕

▲东莞医疗队队员郭映婷在查看患者病情 医疗队供图

有人说,比天上星星更亮的是白衣战士的眼睛。在隔离病房穿上防护服、戴好护目镜后的医护人员,确实就只剩下一双眼睛。

“我不知道我们的眼睛能不能发亮,只知道躲在护目镜后面常常看不清东西。”这就是医护人员所面对的真实。

面对严峻的疫情,残酷的生死考验,我们驰援湖北疫情防控医疗队的队员收到了许多的感动和赞誉。没有谁天生就是英雄,医护人员也是血肉之躯。正如队员在笔记里说的,“我们从来都不是披着光环的神,褪去白大褂,我们是儿子、女儿、父亲、母亲,也是为了能让家人过得好,而努力工作的普通人。”

市中医院呼吸科护士罗良:

不想再看到有家庭因疫情破碎

今天的笔记要跨两天了,我上的是从24日晚上10点到25日凌晨3点的夜班。初春的凌晨,风里还夹杂着冬日未远的冷冽。

上完夜班,回到酒店清洗完毕,天已开始微微亮。酒店楼下的小道上隐约传来早起摸黑工作人员的交谈声,这座城市开始慢慢苏醒……

还是说点好事。晚上接班总人数59人,形势越来越乐观。这是所有人共同努力的成果!

夜班安排人员较少,所以我要负责护理35个床位的病人,幸好都是些老病人,病情比较稳定。今天新收了一个60床的爷爷,有些不配合,需要约束,我站在床边陪他说了半个小时话,分散他的注意力。老爷爷说,他之前是中学体育老师,幸好只有他生病了,老伴、儿女都安好在家。对一个家庭来说,算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
时间来到凌晨两点,突然,闹铃响了。18床的患者需要更换尿不湿。18床是之前告病危的病人,使用了高流量装置面罩吸氧、氧气瓶、右美托咪定注射泵,血氧波动在70%—88%左右。现在的18床,病情有了好转,病危转为病重。

换纸尿裤时,趁机跟阿姨聊聊天,缓和患者的情绪。“您一定要相信自己可以扛过去,天塌下来有医生有护士,咱们多吃点,养好身体,尽快恢复。最近有没有跟家里视频呀?”原来,阿姨昨晚刚跟家人视频,看到她脱了高流量装置吸氧机,全家都很高兴,期待她出院回家团聚呢。

看到今天病情好转的她,让我想到了前段时间,医生电话联系她老公下病危通知书时,她老公悲痛哀求我们一定要尽力救治,一定要把人救回来,还孩子一个妈妈,还他一个妻子,还他们一个完整的家。当时的我,站在隔壁听着,眼泪只能往心里流,多希望他能愿望成真,不想再看到有家庭因疫情破碎。

你看,春天会来,世界会好,人间皆安,会一如既往!我们是白衣铁军,不获全胜,决不后退,一起加油,继续加油!

市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护师郭映婷:

出院时,口罩遮不住她微笑的眼神

2月24日,依然是忙碌的上班日。 前几天,37床的老奶奶终于出院了!眼睛看不到且行动不方便的她,家里亲人也被隔离了,自己一个人待在医院治疗,身边没有亲人照顾她,可以想象到她心里有多么害怕!所以,每次我去上班,就会主动到老奶奶的病床边,问候她,关心她,安慰她,就像对自己的奶奶一样。

当在护士站听到值班医生说她可以出院了,还有家里有人过来接,我高兴地跑到奶奶床边通知她。虽然口罩遮住她的面容,却遮不住微笑的眼神,这是我们期待已久的眼神!

离开病房前,她握着我的手不停地说着谢谢,说着说着老人家哭了。还要继续工作的我不能哭,只能轻轻拍着她的后背。

疫情之下,口罩遮住了大家往日的笑容,待阴霾过去,摘下口罩,大家的嘴角将再次扬起最美的弧度!期待人们摘下口罩,笑迎春风的那一天!

市滨海湾中心医院护理部护师梁伟文:

我们有坚强的大后方,何愁战疫不胜

2月24日,我在朋友圈刷到一条视频:一湖北男子得了新冠肺炎痊愈后在镜头面前带着哭嗓说,“说星星很亮的人,那是因为你们没有看到过这些医生护士的眼睛。”

这句话让我深有感触。因为在医院里,穿上防护服戴好护目镜后,我们就只剩眼睛了。我不知道我们的眼睛是不是真的能发亮,我只知道躲在护目镜后面常常看不清东西。

2月23日,快下班的时候来了两个新入院病人。拿到患者资料后,我负责办入院。入隔离病房工作快6小时了,护目镜涂的碘伏已经没有了效果,基本都起了雾。我趴在桌子上,凑近才能看清患者的信息。录入后又核对一遍才点的确认,然后写了手腕带。有个患者的信息列表很小,只看到一个名字:李家墩。

当我拿着手腕带和她的转诊纸来到病床边,与患者确认姓名时。谁想闹了个大乌龙,阿姨原来叫姚某某。“李家墩”是她的住址。原来是我的左边眼睛的护目镜看不见,导致看不到左侧还有个名字。把所有信息改过后,再跟阿姨道歉解释,带着愧疚的心情离开了她的床位。

前天,协助搬运了几个小时的物资,手到现在还酸着。从洗发水到护手霜,每个细节都为我们考虑周详,有这么坚强的大后方,何愁战疫不胜。尽管很多人把我们比喻成白衣战士,但其实我们知道自己从来都不是披着光环的神,褪去白大褂,我们是儿子、女儿、父亲、母亲,也是为了能让家人过得好,而努力工作的普通人。

樟木头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长黄新武:

在武汉,硬生生把自己练成女汉子

二月二,龙抬头,生机盎然。晨曦未露时,我已经坐上了出发武汉客厅方舱医院的专线车,习惯静静地靠窗看着外面的城市,想记住每次来回方舱和酒店的街道。20分钟车程,车已停靠在医院路边,迅速进入工作状态。

舱内日常巡查完毕,去看了昨天查房的阿婆,今天精神状态明显比昨天好了,桌上整齐地摆着各种药。看到婆婆在吸氧的状态下血氧大于96%,没有明显的气紧,胸闷,昨晚休息很好。谁能想到,婆婆昨天血氧还低于95%,胸闷伴气促。查房时,医生建议她转到有更好治疗条件医院。可婆婆就是强烈拒绝转院,“广东队的医生护士把我照顾得很好,我不要离开她们。”只能再次告知婆婆先留在方舱观察,如果症状没有缓解,她必须转院,这才勉强同意。

在武汉,我也把自己练成了女汉子,组装货架、把库房物品药物分门别类,几十箱的货物药物自己硬生生来回搬运两次。要是轮上早班,得5点半起床,赶不上酒店早餐,只能靠一杯麦片,加上东莞来的蛋白粉,硬扛到下午3点回驻地洗漱后才能吃东西。

这几天,每个人都是在湿身的状态下工作,水胶体敷料也阻挡不了N95口罩、护目镜的压痕。每次洗脸后,额头上都是辣辣的疼,脑袋后面也不知何时起了两个血肿。

只要我们的坚守能换来方舱医院越来越多病人的出院,15名东莞战友,已成了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来保护的战友,真的生死之交!愿早日战胜疫情,更愿岁月无波澜,余生不悲欢!

二月二,盼春来!

记者 李春燕

责任编辑:梁毅博

关键词:
版权声明:
• 凡注明“东莞时间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•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时间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邮箱: (请将#替换成@) 处理时间:9:00—17:00